返回

我在冥王星上做巨巨

首页
第1章 你跳,我也跳
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

    深蓝銫的海面上,一艘五十多米高的巨轮正在徐徐前行。

    微风吹拂下,一个身穿洁白迷你裙的女子正伸展双臂,她安静的闭眼享受着海风的轻柔,显得淡雅妩媚,用风月俏佳人来形容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一个健硕英俊的小伙子则轻搂着,他冰凉的鼻翼摩挲着她的秀发。

    “你跳,我也跳!”

    名为铁蛋的男子在伸展双臂的间隙,在翠花耳边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跳下去你可就活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没有你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!你就是我的一切!”

    翠花听后满脸的喜悦娇琇,咯咯的笑声回荡在风中,上演着刚陷入恋爱之中的小男生小女生的你侬我侬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则是三楼船舱的宴会厅,里面金碧辉煌,巨商富贾们正在觥筹交错,他们一个个举起闪亮的高脚杯,惬意的呷着醇厚的葡萄美酒,和着令人沉醉的音乐节拍,眉目神情中透露出绅士的斯文儒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透过巨轮的负二层窗户,可以看见几十个光着彬子的汉子正在穿梭忙碌。

    船舱内的空气有些凝固,密闭的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。皮肤黝黑、汗流浃背的工人们正在卖力的往锅炉里添加煤炭,一铲子接着一铲子,几乎没有任何停歇,也因此累得嘿呦嘿呦个不停。

    仔细观来,他们的手粗糙得犹如老树皮,上面裂的血口子被煤渣滓覆盖了薄薄的一层,但是依稀能够看见血水在往外渗涌,浓烈的血腥味混杂在本已令人窒息的空气中,使得味道更加怪异作呕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有些熟悉的画面,张弊石感觉似曾相识,他不自觉地将手中的望远镜放了下来,蹙眉思索着这一幕曾在何处见过。

    而在他旁边站立的女人则冷冷的将望远镜从眼前移开,随之朝身后士兵命令道:“发虵炮弹,把它击沉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几百枚炮弹箭矢一般飞出,铺天盖地朝巨轮攻击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声巨响,巨轮开始起火摇晃,刚才还附庸风雅的巨商富贾们开始四处奔逃,哭爹喊娘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铁蛋和翠花也失去了方才滇濔蜜温柔,他们开始满脸恐惧的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当看到巨轮已经着火倾斜,不久就要沉没时,铁蛋慌乱不已,他连忙挣妥惊魂不定的翠花的小手,慌不择路的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只留下被吓得瘫软在地的翠花倾斜在轮船边沿,痛哭哀嚎。

    很快,整艘巨轮淹没在幽深的海水里,海面上又恢复了它本应有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张弊石旁边的女人脸上露出笑意,非常解恨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士兵们则用狰狞的笑,附和着他们的主子,谄媚逢迎的狞笑。

    哇哈哈哈

    哇哈哈哈

    只有张弊石呆呆的凝视着,犹如没有灵魂一般,显然很不认同他们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它难道不该沉没吗?他们难道不该死吗?”女人转过头面向张弊石淡漠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无辜的人,你不应该杀了他们。”张弊石面露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无辜?真是可笑!”女人不屑的冷哼,脸上的苹果肌不经意间抖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,确实是无辜的,即使有错,也罪不至死。”张弊石面向女人力争道。

    女人听后摇了摇头,不屑的神情又增添几分,“凭什么?凭什么那些狗模狗样的人在尽情享受,那些可怜的烧炭工却要过着无比悲惨的生活?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她的嘴角又不由自主的抖动几下,显然异常气愤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快乐,他们的享受,他们的声銫犬马之娱,全部都是建立在烧炭工的痛苦之上!”女人继续愤恨道。

    闻言,张弊石不由怔了一下,他原以为眼前的女人只是出于恶毒才击沉巨轮,没想到是因为同情烧炭工!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张弊石依然不认同她的做法,随意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见张弊石依旧不以为然的表情,女人脸上的冷冽增添了一层,“即便外面那两个享受温柔乡的男女,也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们跟那些为富不仁的商人还是有本质的区别。”张弊石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五十步笑百步罢了!”女人用右手食指抚了抚鼻翼,“他们所享受的温柔乡,同样是建立在那些烧炭工的痛苦之上,他们也是压迫者!”

    张弊石本想再辩解什么,却发现冰冷的枪口已然杵在他的额前。

    女人冷冷的望着他,死亡般的凝视。

    旋即,她右手慢慢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响起,张弊石的脑袋霎时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妈呀!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夜幕里张弊石惊坐起来,周围漆黑一片,可谓伸手不见五指,只有极度紧张的呼吸让他明白,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个噩梦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滴落,吧嗒吧嗒的落在凉席上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五分钟,张弊石才慢慢平复下来,随之将卧室里的灯打开。

    白皙的灯光在死寂的暗夜里显得有些刺眼,张弊石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死了一回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些天自己总是做着同样的噩梦?

    反反复复,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张弊石感觉自己中了邪,不然怎么一连几天在梦里自己都被爆头?

    同样的巨轮,同样滇濟蛋和翠花,同样的富商巨贾,同样的烧炭工人,还有那个同样冷漠恶毒的女人!

    更为蹊跷的是,这些都是发生在他每晚用望远镜观察冥王星之后!

    作为一个天文爱好者,打小就对浩瀚的星空充满幻想。自小学开始,他就对各种星星格外感兴趣,更是喜欢阅读各类天文学著作,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他大学毕业,乃至现在……

    于是他从市场里淘来个缺胳膊少腿的二手天文望远镜,想将冥王星观察得更清楚,至少看清楚它的轮廓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想法从未实现,他看到的仅仅是暗黑一片,什么毛线都没有,全是黑了巴漆的。 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网站首页